页面载入中...

驰援武汉 超60家游戏企业支援抗疫 - 全文

admin 人人日人人干 2020-02-13 447 0

  [编者按]11月19日,第8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落幕,长篇小说金奖得主是韩松的《驱魔》,然后,8位朗读者上台,念了一首幽长诡谲的诗——由韩松所有小说里的段落节选而来。 

  台下,韩松全程呆坐,掏出手机来不停咔嚓咔嚓狂拍,表示“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有努力写出更好的东西”,“每天下班后,想想你们的事就高兴,想写一本畅销小说。”此刻,这个被誉为“中国科幻金字塔尖上的人”,值得我们去重新审视。

  兰姆姐弟 (Charles and Mary Lamb)

  《莎士比亚戏剧故事集》共收录二十篇短篇故事,旨在帮助年轻读者领略莎士比亚戏剧的精妙所在。该书由查尔斯和玛丽·兰姆姐弟合著(1807年首次出版时,仅署查尔斯·兰姆之名),自出版以来便行销不衰,还被译为四十多种语言,其中译本也在二十世纪初风靡一时。出版二百多年来,《莎士比亚故事集》以老少咸宜的风格,成为了全世界无数儿童和成人的莎翁戏剧入门读物。

  蒙戈·帕克 (Mungo Park)

  作者是一名苏格兰探险家,被认为是第一个考察尼日尔河的西方人。帕克的游记《非洲内陆之旅》1799年发行,初版的1500本在两周内售罄,当年即加印;法、德译本及美国版本在1800年出现。《非洲内陆之旅》一面世,就成为欧洲旅游文学的新典范。伤感与敏感从1760年代起成为旅游文学的主轴,帕克的书助长了这种气氛,性与奴隶成为此类文学的主题。伤感的旅游文学源起于生存文学的古老传统,一种充满船难、漂流、叛变、放逐与俘虏的故事。

  由于选材精当,注释确切,讨论的内容也颇能益人心智,所以《笔记文选读》问世之后大受欢迎,文光书店在短短数年中就印行过三版,此后还有其他出版社在删去部分内容之后改版刊行。吕叔湘晚年对这部耗费过不少心力的小书依然情有独钟,又交付语文出版社在1992年再次付梓,不仅依据新见资料予以修订,如《梦溪笔谈》部分“重印时参考文物出版社影印元大德刊本、中华书局排印胡道静校注本”,《武林旧事》部分“重印时参考中华书局校点本”;还恢复了此前被删略的一些内容,因而在《重印题记》中指出,这一次“基本上恢复了原来的面貌”。遗憾的是,新版中并没有收入叶圣陶的序言,不便于读者了解其当年撰著和出版的背景。不过在其身后编辑的《吕叔湘全集》(辽宁教育出版社,2002年)中,所收《笔记文选读》就以新版为准,毫无疑问已将此视为定本。

  吕叔湘在《重印题记》中回顾了先前刊印时的波折:“五十年代以后曾经先后由新文艺出版社、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上海古籍出版社印过,他们互相授受,然后给我通知。在屡次重印过程中,篇目有所删减,注释之后的‘讨论’则一概削去。既成事实,我也无可奈何。”对出版社未经许可就擅作主张,显然有些耿耿于怀。然而,兴许是时间隔得太久,记忆不免偶有舛误。比如所谓的“新文艺出版社”,其实应该是“古典文学出版社”。该社在1955年曾征求他的意见,率先重印过此书,为此他还另外撰有新序一篇(新版中也未收入)。而古典文学出版社和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均为上海古籍出版社的前身,先后刊行此书只是利用原有纸型重印或是依照旧版修订重排,严格来说并不能算不同出版社之间的私相授受。《重印题记》中又称:“现在重印,所删六篇,恢复了三篇。”也与事实不符而容易引起误解。此前数次重印时被删去的篇目数量并不相同,古典文学出版社1955年版仅删除三篇,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1959年版相沿未改,而到了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版中则多达八篇。好在此类细节无伤大雅,可以暂置勿论。倒是那些篇目究竟为什么会遭到删略,其内容和价值究竟如何,还是值得略作探究分析的。

  最初被古典文学出版社删除的三篇为《梦溪笔谈》的“以券招夷”条,《岭外代答》的“海外黎蛮”和“款塞”两条;在此基础上,上海古籍出版社又剔除了《梦溪笔谈》的“地图”条,《鸡肋编》的“俚语见事”条,以及《岭外代答》的“钦州博易场”“蛮刀”“蛮马”诸条。究其内容,绝大多数都涉及境内的少数民族,还有一些则提到与高丽、交阯等周边国家的外交、贸易关系。原著作者受到“夷夏大防”观念的影响,在文中或轻慢地斥之为“蛮夷”,或流露出居高临下的骄纵姿态。在新时代和新局势下,这些地方势必让出版者担心会有所违碍,而不得不防患于未然,以免无端惹是生非。即便是语文出版社的新版,也仅恢复了被上海古籍出版社删去的那五篇。看来虽已今非昔比,可吕叔湘本人也不免心存顾虑。实际上,原作者的立场并不代表选注者的意见。早年留学英伦攻读人类学的吕叔湘,此前曾翻译过美国人类学家路威的《文明与野蛮》(生活书店,1935年),在《译者序》中尤为推崇此书“以破除‘文明人’之自大狂为主旨”,“对于自命为天之骄子的白种人,特别是他们里头的种族主义者,抨击不遗余力”,不难推知他对“夷夏”观念的态度。在选注这些笔记时,他也时常注意引导读者,讨论“海外黎蛮”条时,就指出作者记录黎族人歃血、斫石、折箭等习俗,“凡此诸事,在科学昌明之今日,皆可谓为迷信”,“然人为理性之动物,初民亦无绝无理智者,特应用乖方,终遭弃斥耳”,“吾人不得以其为‘迷信’而遂不推究其思考之过程也”,绝无丝毫歧视偏见。有些注释迄今仍然颇有参考价值,如“款塞”条所记多为瑶族人口头俗语,其中提到“男行把棒,女行把麻”,吕叔湘便指出:“‘男行’即‘男子们’之意,‘女行’同。‘把棒’或是指邻里守望,‘把麻’当是谓纺织女红。”要言不烦而能释疑解惑。而多年之后问世的杨武泉《岭外代答校注》(中华书局,1999年),对此却阙而未注。杨氏在《周去非与〈岭外代答〉——校注前言》中声称,“此书之校注,自宋以来,尚未之前闻”,“故对于这样一部有重要史料价值的书,校定其文字,诠释其词语,疏通其内容,指明其失误,以服务于读者,在当今整理古籍以适应学术发展的新时代,显然是很有必要的”,所言极是,但全书在词语诠释方面却多有阙略,看来也并不知道吕叔湘选注过此书。日后若能再做修订增补,似乎可以采摭一下《笔记文选读》。杨氏在《校注凡例》中还提到,“原书对一些少数民族族称有污辱性之文字偏旁者,依现代情况改正之”,或许和先前出版社删汰《笔记文选读》部分篇目一样,有着迫不得已的苦衷,这样做虽然情有可原,终究并不符合“整理古籍以适应学术发展”的基本规范。至于《笔记文选读》,尽管新版已经“基本上恢复了原来的面貌”,可日后改版重印时,倘若能将被删略的其余三篇,以及叶圣陶1943年所撰序言、吕叔湘1955年所作新序等,悉数蒐辑起来作为附录,以便读者参酌,则不仅可以由此略窥世事的递嬗迁变,更不至于令前辈学人付出的艰辛徒劳枉费。

  艺术支持者张丽平女士表示非常敬佩王式廓基金会和今日美术馆能为年轻艺术家提供机会,让更多普通人有机会学习、欣赏、享受艺术,让生活角落充满艺术之美,向艺术家们、王式廓基金会、今日美术馆致敬。

  开幕式结束后,嘉宾、媒体和到场观众移步展厅观展,与艺术家们现场交流。

  2018王式廓奖

  暨今日中国当代青年艺术家提名展

admin
驰援武汉 超60家游戏企业支援抗疫 - 全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