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2020年反腐重点在哪儿?中央纪委全会透露出信号

admin 91影院在线观看免费 2020-05-03 405 0

  事实上,观察周三中常会的混乱场面,国民党若要顺利渡过这次败选后的盘整,进而推动彻底改革,那些已经宣布辞中常委的青壮派恐怕得重返战场才行。否则,政治菁英尽皆缺席的中常会,改组定位更容易偏斜错乱,无法力挽狂澜。原因很简单:改革需要的是参与,而不是抽离或疏远。代理主席林荣德能否顺利带领这两个月的过渡期,犹未可知;但他是企业界人士,而非熟悉政治生态的专业工作者,若没有青壮世代居间发声,未来两个月的变量恐难以想象。

  不可讳言,目前国民党中常会的结构已经相当扭曲,企业及社团人士比重过高,具有民意基础的新生代政治人物反而挤不进去。久而久之,国民党中常会变成了企业界或地方人士争逐政治关系的会所,而非作为党内反映民意、沟通政策、发动攻守战略的场域。简言之,中常会的“俱乐部化”,是国民党大脑失调的主因,也是蓝营政策论述因应迟缓的症结所在。如果不能从中常会开始改革,后续的路线调整、接上社会脉动等等,都是空谈。

  两年多来,吴敦义在“党产会”的铡刀下为党筹措财源,并非毫无功劳。但他身为党主席,把解决财务当成首要目标,却忽略更重要的政治战场及接地气、年轻化等兴革大计,仍难辞其咎。在后吴敦义时代,出现了林荣德的暂代,祸福未卜。重要的是,国民党的兴革,不能只有一群青壮世代在那里嚷嚷,而需要更多以这个党为念的不同世代加入行动。除了互呛,他们必须要能对话讨论,凝聚出新的主张。改革不必害怕呛声,怕的是寂然无声。

  本文摘自台湾《联合报》

  20世纪80年代末,黄鸿发及黄鸿金、黄鸿明、黄鸿波(已死亡)凭借其父亲黄应祥任昌江建委建安组组长的公职身份,作风蛮横,逞强争霸,黄氏家族在昌江恶名初显。1990年,黄鸿明纠集他人实施故意伤害行为致一人死亡、一人重伤,未被司法机关处理,黄氏家族在昌江地区恶名远扬。

  1991年,黄氏家族开始在昌江开设赌场,1995年为打击竞争对手,垄断地下赌场,黄鸿发组织、指挥林某等人故意伤害姜某某致其重伤,至此,黄鸿发黑社会性质组织正式形成。

  该涉黑团伙为牟取暴利,通过开设赌场、非法采矿、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大肆敛财,对昌江地区的赌场、铁矿、混凝土、石场、砂场、废品回收、娱乐场所、农贸市场、啤酒销售、烟花爆竹、土建工程、摩托车销售、典当行、驾校等多个行业、领域形成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该组织利用在当地的强势地位,“以商养黑”“以黑护商”,通过十几个经济实体攫取20余亿元的巨额非法收益,用于支持组织的运行、发展。

  该涉黑团伙严格对内管理,形成明确的组织纪律和活动规约:组织成员必须服从黄鸿发、黄鸿明、黄应祥、黄鸿金的命令,不得挑战黄氏家族的权威,违者给予开除、赶出昌江地区等惩戒;非法收益由组织者、领导者掌控并分配,组织成员未经允许不得从事相关经营活动;组织成员按行业进行管理,下级服从上级。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2020年反腐重点在哪儿?中央纪委全会透露出信号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